导航菜单

艺体教师短缺根源在教育评价体系 勿过度依赖“共享教师”koobee v909

  从共享教师模式到配齐艺体教师需作出系统性改变专家指出

  艺体教师短缺根源在教育评价体系

  □ 本报见习记者 张守坤

  □ 本报记者   王 阳

  将美育、体育纳入中高考,对于中国基础教育来说无疑是“重磅消息”。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我国将全面实施中小学生艺术素质测评,将测评结果纳入初、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同时探索将艺术类科目纳入初、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范围,将艺术类科目纳入中考改革试点、纳入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计分科目。到2022年,要全面实行美育中考。而在此之前,2020年10月16日,教育部举办新闻发布会表示,学校的体育中考要逐年增加分值,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

  然而,对于众多农村和城郊学校来说,如何破解艺体老师短缺的“瓶颈”,保证体育美育课程开齐开好,是绕不开的一个难题。据报道,一些农村或偏远地区的音乐、体育、美术教师短缺现象严重,有的学校虽然装备了相关功能齐全的教室,却连一名专职老师都没有,不少地方都存在音体美科目由语数英老师兼任的现象。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法治日报》记者,艺体教师短缺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和问题,目前多地探索实行的共享教师制度可以缓解艺体教师短缺现象,但效果有限。艺体教师短缺问题是一个系统性问题,想深层次解决需要有系统性的措施。

  待遇缺保障编制难落实

  艺体教师短缺由来已久

  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某村村民潘某近来心里有些焦虑。他告诉《法治日报》记者,从2023届初中应届毕业生开始,南通艺术科目测评成绩就要正式计入中考总分了,自己的孩子正好是那一届毕业。“音乐、美术、体育这些课程在农村本来就不受重视,有的课还没开齐,老师也没有,我担心孩子会因为艺术课成绩不好,影响中考成绩。”潘某说。

  据报道,在一些农村学校,艺术教育课的确存在不被重视、未开齐开足等现象。再加上农村艺术教育教师短缺,有的学校干脆不开这些课程,“音乐是语文老师教”“体育是数学老师带”等现象极为普遍。2019年全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工作报告显示:35个基本均衡实地核查县中,有25个县不同程度地缺少音乐、体育、美术、英语、科学、信息技术等学科教师,共缺2095名,此问题在农村学校更为突出。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艺体教师短缺问题长期存在,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虽然《意见》出台前已经有很多省市将体育美育成绩纳入中考总分,但在高考体系语境下,其占比还是很低,艺体科目不被重视,在很多人心目中仍作为“副课”存在,艺体教师从源头上就受到了影响。

  储朝晖说,艺体教师短缺的主要原因,在于培养数量少,并且相较于语文、数学等科目来说,艺体教师往往存在工资待遇缺乏保障,学校里的教师编制指标落实困难等情况,同时和整个教育评价体系中对艺体教师学科的忽视有关,是一个系统性问题。

  按照《国家学校体育卫生条件试行基本标准》规定,小学和初中约每六个班配备一名体育教师,农村中小学(200名学生以上)至少配备1名专职体育教师。但现实情况离这些标准还有很远的距离。

  据了解,湖南省隆回县荷田中学是一所农村初级中学,共有768名学生,目前连一名专职体育老师也没有;在贵州省毕节市一边远乡镇中心小学,有一座投资150万元建成的“乡村少年宫”,里面设有美术室、音乐室、科技活动室等,但整个学校却没有一名专职的音乐或美术老师。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程平源认为,即使一些学校表面上艺体教师配备齐全,但由于高考风向标的存在,他们事实上也是很少或者不去上课的,基本上只是摆设。

  探索建立共享教师制度

  作为补齐短板过渡政策

  李之铟是合肥市包河区贵阳路小学的音乐教师兼教研组长,是包河区优秀教学骨干教师。2020年,李之铟加入包河艺体教师活动服务中心,成为一名“共享教师”。作为一名音乐老师,李之铟每周都会往返于艺体中心、金斗路小学以及本职的贵阳路小学3所学校之间,免费为孩子们上音乐课。

  合肥市包河区艺体中心主任徐莉告诉《法治日报》记者,长期以来,艺体教师人数不足是困扰乡村及城市偏远地区学校开展艺体教育的共性问题。2011年9月,合肥市包河区教体局探索成立艺体中心,来自音乐、美术、体育等学科的15位名优、骨干教师被率先选拔出来,定期前往偏远、薄弱学校和乡村少年宫,开齐艺体课程,组建特色兴趣社团,用“共享教师”的路径破解师资不足问题。

  为鼓励更多老师加入“共享教师”队伍,包河区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区艺体中心教师完成“走教”课时考核后,可被认定为评职称需要的“支教”经历。

  9年间,艺体中心常设教师人数由最初的15人增加到如今的79名,全区累计近500位艺体教师先后在艺体中心服务,中心开设的艺体课程由20多门增加到60多门。“目前艺体中心能够与区域内任何一所中小学在艺体教育的课程推广、师资建设等方面进行优势互补。”徐莉介绍道。

  程平源说,根据《意见》等有关规定,2022年要全面实行美育中考。对城市的学生来说,纵使学校没有艺体教师,也可以通过补习班来弥补,而农村的学生对此较为无奈。从现实角度来看,短期内乡村等地区艺体教师短缺的现状很难改善,“共享教师”这一模式能够让更多孩子得到相对较好的艺体培养,缓解农村等偏远地区学生的燃眉之急。

  2018年以来,针对农村学校骨干教师短缺且配置不均衡,艺体、科信等学科专业教师匮乏的现状,湖南省株洲天元区雷打石镇砖桥中心小学挑选了4位美术、音乐、阅读、科学等学科的专业教师,每天驻扎在不同的农村点校来实现“走课教学”,由于农村点校之间距离较远,只能以天为单位开展教学。一天轮一所学校,轮到有艺体课的这所学校,就在这一天里分年级上课。

  在储朝晖看来,“共享教师”是只在特定范围内有效的一个措施。一些地方正在实现教师的县管校聘,在这种方式下,教师的关系在县里,但具体去哪所学校上课还是要根据学校需求决定。受时间和距离影响,“共享教师”只能在小范围内流动,能够解决的问题有限。如果教师总量不够,“共享教师”依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共享教师”这一模式可以看作是补齐艺体教师短板的过渡政策,但不能过度依赖,还需要想法设法彻底解决艺体教师短缺问题。

  强化督导发挥地方作用

  根除艺体教师短缺问题

  储朝晖说,艺体教师短缺并不只是教师的问题,要想从深层次根本解决艺体教师的短缺问题,就必须要解决乡村或偏远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生权利保障问题,即给他们配足相当的教育资源。

  “不缺艺体教师的学校,是因为享受到了较为丰富的公共资源。如果公共资源的分配能够更加均衡,艺体教师的培养、管理以及聘用这一系列问题就都能够得到解决。”储朝晖说。

  程方平指出,目前最亟待解决的,是学校标准化办学问题。“相关国家标准要求的艺体教师人数数量现在很难马上达到,但至少应做到一所学校有一名艺育或体育老师。为了获得更好的效果,艺体多能老师应作为培养教师的一类标配。比如舞蹈课教师,自身就包括艺术和体育两项课程,这在实践当中完全可以实现。”

  据了解,甘肃省甘州区在2014年就启动了《青年教师艺体素养提升三年培训计划》,力争在3年内使2000名35岁以下青年教师掌握一门技能,教师和农村或偏远地区的学生都因此有了较大提升。

  “标准的履行、艺体老师的培训等,这些都需要教育部督导体系为其负起责任,切实发挥好作用。”程方平说。

  今年1月15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2021届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公费师范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各有关中小学校要切实制定教师引进的激励措施,完善待遇保障,吸引公费师范生回省任教、终身从教。储朝晖认为,公费师范生很多都是来自师资紧缺的乡村等偏远地区,这些地方需要这样一些合格的教师来补充,才能够提高孩子受教育的质量。

  程平源说,艺体学科入中考后,相应的艺体科目地位会提升,艺体教师会更受重视。在此基础上,为弥补艺体教师短缺,首先要保障艺体教师能够获得正常的编制和待遇;其次要发挥基层教育部门的能动作用,可以推广类似教育共享的模式,像合肥市包河区教体局一样充分展现自主性和创新性;最后要积极利用各方面现有资源,比如有些家长有美术、体育等方面的特长,学校就可以组织利用起来,最终实现从共享教师模式向配齐艺体教师的完美过渡。

【编辑:于晓】